第三百六十一章 第七種身法

    自從十年前江湖中有一位著出兵器譜來,武林的兵器排名便爭論無休,有人認為他的排名已很信服,也有人認為并不十分可靠。

    尤其是位列兵器譜,偏偏排名又不太高的人,便想盡了辦法往上去挑戰排名更高的高手,以求證明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說,兵器譜在如今武林中已是流傳甚廣,人人都以在兵器譜上爭得一席之地為榮。

    只是兵器譜前十的變動卻并不大,前三更是絲毫沒有變過。

    這也得以一見的評價確實是有其公道、合理之處的。

    排名在第一位的“天機神棍”天機老人武功自是超凡絕圣。

    只不過他向來行蹤神秘,居無定所,沒有人知道他真實的身份,就連見過他的人都不多,更勿提挑戰。

    而排名第二的“子母龍鳳環”上官金虹則十分神秘,前些年頭隱世了起來,尚且不知在謀劃些什么,江湖中人亦久未見過他出手。

    第三位的“小李飛刀”李尋歡才從關外回歸,途中遭遇不少風波,可是“小李飛刀,例不虛發”的名聲卻還是沒有被誰破去。

    依眾人看來,蘇微云雖是深山修行,橫空出世,在興云莊中顯露了一手不凡的武藝,可是他卻未必真的能敵得過李尋歡。

    梅花草堂。

    雪花落在梅花上,受冷風一吹,立時簌簌地抖動起來。

    李尋歡已取出他的飛刀。

    小李飛刀,長三寸七分,由精鋼鑄成,看起來雖是頗有幾分鋒銳,可比起那些神兵利器來說,未免還是有些平平無奇。

    可就是這一柄飛刀,也不知奪走了多少梟雄的性命,足以被評為天下第三。

    飛刀既出,便萬萬沒有收回的道理。

    戰約已定,也從來不會再作更改了。

    蘇微云還沒有拔劍。

    也許現在還不是拔劍的時候。

    他在聽風。

    梅花草堂的屋門大開著,蘇微云等人闖進來的時候沒有顧上關門。

    門外有風呼呼地刮進來,刮入人的衣袖,刮來無盡的霜雪。

    冬風很大,風力勢必會影響身法,也會影響飛刀。

    而高手相爭,自是一分一厘也差不得的,誰若不小心失了半招,那么便很可能會被對手搶得先機,決下勝負了。

    李尋歡的心有些亂,他的飛刀未必能像以前那么準確,所以蘇微云在這場比斗中已占得了優勢。

    這優勢雖然來的不太光明正大,可畢竟也是智慧所謀,也是實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而且他還有一點可以致勝的關鍵。

    李尋歡沒有殺他之心,而他卻有必勝李尋歡之意。

    李尋歡只要不會殺他,飛刀攻的不是他的要害,那么他就算拼著挨一刀,也可將劍法施出。

    可是蘇微云還沒有動。

    因為蘇微云總覺得,若不能躲過這飛刀,或是搶在李尋歡的飛刀出手之前擊敗他,那便不能算是真正地擊敗了小李飛刀。

    那樣的話,大家還是會認為小李飛刀實際是能勝過瀟湘劍的,只不過他不愿意勝而已,兵器譜的排名也還是不會變。

    蘇微云決定一定要搶在小李飛刀出刀之前,便將李尋歡的攻路封死,教他無法出刀。

    那非但需要劍法高絕,而且必須還要有一種奇異妙絕的身法配合才行。

    “只履西歸”是不行的,那種身法雖然絕妙玄奇,可是卻未免慢了一點,達摩劍法本來就不憑速度見長。

    而其它的身法,縱然是“旱地拔蔥”這種絕活式的輕功也不可能躲開小李飛刀的一擊。

    蘇微云是最能明白的。

    他現在已經被李尋歡的氣機鎖定!

    他甚至有一種感覺,只要他稍稍動一下,露出半點破綻,飛刀便會立即到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風雪還在刮。

    堂內的人連呼吸都屏住。

    這時候,突然有一位草堂的童子走過,嘀咕道:“我說怎會這么冷,這種天氣怎么不關上門呢?”

    沒有人注意他,或者說沒有人敢動。

    整個正堂之內都被蘇微云和李尋歡的氣勢鎮住,旁人想要移動半步都需要莫大的勇氣。

    所以那位童子真的就將大門緩緩地合上了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寒風頓時為之一止。

    蘇微云也正在此時,終于動了!

    他神乎其神地飛起,飛得并不快,騰在了半空當中。

    他現在的速度雖不快,可卻讓人感受得到,他下一刻,下一個剎那說不定就會突然快起來。

    誰也不知道那會有多快,也許只快一點,也許快如閃電!

    這一飛果然很神。

    蘇微云以往曾學過一門七禽身法,乃是“天禽門”的鎮派身法,與掌法配合使用,更是舉世無雙。

    身法以七種禽類的形體為源,衍生出種種變化神通。

    靈燕,兇鷹,仙鶴,大雁,金鵬,神雕,這是前六種變化。

    還有第七種禽類,是從未有人練成過的,就算是當然創造此功的天山上的高人也只是設想出這種境界。

    天禽門的弟子中有人猜測第七種變化應該是鯤鵬,有人認為是孔雀,還有人說是圣獸之一的鳳凰。

    但蘇微云所得到的秘籍原本中寫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第七種變化是信鴿。

    而對它的詮釋只有八個字。

    “千里之遙,從始至終。”

    這就是天禽老人對于第七種變化的理解。

    信鴿飛得也許并不如大鵬,兇鷹那么快,可是它卻極有耐性和決心。只要它決定要飛到什么地方去,不論千山萬水,阻隔重重,都一定能飛到那里。

    這八個字并不深奧,卻足以讓絕大多數人都望而卻步,不得其領。

    可是當蘇微云飛起來的一瞬間,所有人就已呆住了,他們也有幸得見了這種身法的精義,那是一股奇異的毅力,不肯罷休的決心!

    眾人立即想到,只要蘇微云出劍,不論速度快慢,不論劍法高低,甚至不論生死,那柄劍都一定會被送到李尋歡的身上去。

    這種絕奧的身法,實在是他們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的。

    李尋歡也被這身法所吸引,心神為之一震,手中的飛刀竟欲脫手而出!

    幸好他穩了一穩,沒有即刻出刀。

    因為他忽然之間,變得沒有把握讓那柄飛刀到它該到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李尋歡無意傷蘇微云的性命,所以他本來打算以飛刀擊中蘇微云的肩膀,或者手腕,讓他無法出劍即可。

    然而在蘇微云騰空而起的一瞬,李尋歡才明白,自己不可能再像以往那么從容淡定,而必須要全力一戰。

    只不過全力一戰之下,他也就未必能夠收得住手。

    或許飛刀一出,就要取掉蘇微云的性命。

    也或許,他那例不虛發的一刀會被蘇微云堪堪躲開,他便會丟掉他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蘇微云神色變幻不停,竟是也明白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,這驚天的一戰,必定是一擊便會分出勝負,也很可能便會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所以蘇微云又緩緩自空中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回頭看向關門的童子,理了理衿袖,緩緩說道:“你說得對。紛紛白雪,北風卷檐,的確應該多添幾件衣裳了。”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怎么样买彩票才能中大奖